Sunday, April 15, 2012

戀人的眼睛

有兩個我當助教的學生朋友公開了交往的訊息在臉書上
似乎在冬天來臨的那時候我就看出了點端倪
兩個年輕可愛的人

* * * *

今天用了兩張作品換了一顆石頭。
這石頭坐在椅子上
來自奧瑞剛的山上
藝術家從一位撿石頭的攤販那裡買來並拼起這室內小景樣
那位攤販說似乎這棵石頭就那樣從地上冒出來給他看的

* * * *

那對戀人
一位有著日本少女漫畫般的大眼睛
是個俄國與日本混血的女孩
而男孩子有個一頭深褐色卷髮
捲在男孩志氣的眼前特好看
目前還沒有碰到他倆走一起的樣
我想像應該是非常可愛

* * * *

兩件標價不低的作品換了一顆石頭

* * * *

做動畫的眼睛

* * * *

渾圓發亮的石頭

* * * *

那眼睛轉啊而我這顆石滑溜著地
在心頭

Friday, April 13, 2012

深夜的聲音

今年冬天最寒冷的那段時間
我晚上吃飯固定會配上一部深夜食堂
即使是看過了 還是會當配菜一樣再看一回
那片頭曲的前奏也是在準備飯菜前會哼唱的
就像自己也置身於那深夜的食堂
即使不知道有沒有人要來吃飯
還是平心靜氣的
準備中

一陣子沒有看了
今晚洗了澡吹了頭髮後的午夜過後的二十多分鐘
惆悵的那旋律幽幽流進腦海中

一部文學小品般的漫畫改編成了電視劇
色香味俱全
舉手投足的每個細節
那時間 點 停 動 頓 行
鏡頭遠 近 轉換
把這樣午夜後的樣貌表露的有生氣卻不失禮節
那剛剛好 好難

窗戶外頭響起遠處火車開Express的嗶嗶聲
要回家的人在那車上可以提早點抵達目的地
卻可能疲憊的不知所云了吧
假如多處有像深夜食堂這樣的文化
那夜晚可能可以更溫馨一些

Thursday, April 12, 2012

Please don't let me fight on my own

(whispering)
please don't let me fight on my own
please don't let me fight on my own
please don't let me fight on my own
please don't let me fight on my own
(Snap!)

Wednesday, April 11, 2012

at Getty


The photo was taken in Getty Museum.

While I was sneezing
Hundreds of Years
Ran through those smiley eyes
Yet not through cameras
Through painters fingertips

Between drapes and shadows where your hand lain
A young couple and their son
Explained

The pearls were amazed
Love on parade

(painter, year, and title unknown due to my neglect.)

Tuesday, April 10, 2012

母與子


SS

Mother and Son

at the Getty Museum

04072012

Monday, April 9, 2012

無題

今早覺得
昨晚其實我要說的是有關community

community 社群 共同體

少了社會共同體的感覺
我少了一種責任感
而我不喜歡這種失去責任感的感覺
但是那是對於責任感的誤解
並且對於責任的錯覺

常常為了別人做事
其實也是為了自己
就因為這樣當沒有了這群共同體
我有了沒有責任感的罪惡感

沒有做事 沒有事做的罪惡感

好在這一兩年我對於這情形有了認知
那罪惡之感已經減輕很多
但是對於 對自己負責 的功課還沒有完善的去實踐它
修身之路還是遙遠
裡外取得平衡
那力量集中才有效益

明天即回芝加哥
有我所謂需要我去負責的社群
但是我會平衡時間去對待自己應有的責任

Saturday, April 7, 2012

無題

今天早上我對著垃圾桶
一腳踩著開啟用的踏板,
手裡修剪著指甲,
突然有個想法在我腦後頭讀了出來:

“住在洛杉磯(的郊區)
活著是為了活著。“

一天從早到晚
可以無需要見到任何家裡以外的人
聽見家裡以外的事

出門跑步是為了自己身體健康,因為跑步出去不是要去見到誰,做什麼事情。
出門買菜,吃飯是為了自己或者家人肚子餓了所以去一個地點,完成一項任務。

即使不管在哪裡都需要為著自己活著,但是生活在像是台北,波士頓,芝加哥的城市中,街道巷弄之中,
大樓裡隔道牆就可以聽見鄰居之中,
似乎生活與活著是為了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那種相互往來的道理而存在。

偶爾這種“為了自己活著的存在“是可以拿來檢視自己到底活了這些年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因為沒有需要“給予他人“的期待時,是否自己也能同等的給予自己期待與關照呢?

其實並非只因為城市的改變而讓我想到這段話,而是這悠閒的假期總是提醒我一直以來都做了什麼。

Wednesday, April 4, 2012

Run


Animating an opening running cycle for FlagDesk. Of course, it's not gonna be this girl running. Instead, it will be the universal man running.
It's nice to draw with Wacom pen sometimes.
Fun and quick.

Which One Came First?


Title by Susan Yen, Illustration by Vicky Yen.
A little step of Yen's collab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