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鄉愁不是

“...
鄉愁不是一個地方
而是
...
一個能理解你的人“

剛回到這裡的那些天,
我病得很重
相思犯上的病。

剛好在自己將要回神驅趕這病的某個近中午的早晨
讀到了朋友寫的文字...

靜靜的我在床上啜泣了幾分鐘。

在那裡哭泣的同時
我檢討自己在接受友人熱情歡迎我回來的擁抱時
沒有歡喜的接受並表示感謝
反而用無聲無力的呼吸回應那離我這麼近這麼實質的擁抱。

自己,被遺留在某處
得自己,找回來。
自己,不認識的模樣,
得自己,摸索出來。

與那不相遇的自己,與那幻像般的鄉愁...
我隔些天才把這些寫出來,是為了給自己一點時間試試,
試試我是否理解而認同了。
實際上是,那個當下我被擊垮卻又馬上自我修復完畢。

沒有被擊垮,是沒有那個認知說,
夠了。

Sunday, January 15, 2012

從飛頁翻到第一百頁
再從一百頁翻回飛頁
卻不只有一百頁
今晚就是這樣
怎麼翻怎麼不對

已經早晨該吃豆漿牛奶的時間
地點確不對
是身體在錯的地方
還是錯的地方住著正常的身體

是過去兩個禮拜正常的身體在對的地方運作正常
所以在錯的地方正常的身體就有很極大的反正常

那讓我計算一下
把一些沒有完整的地方算出來
少了
一袋內衣
一盤臭豆腐
一晚陽春麵
一張全家福
還有暌違五年的
一句啦啦啦

拍拍胸膛告訴自己這正常的身體在錯的地方說
All is well
All is well

不翻回飛頁試試
翻到兩百二十四頁好了
All is well
All is well
去翻翻
去翻翻

翻著翻著就可
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