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無題















吃肥了我
再過不到一個月,妳就得回去
小人國
國內樹木,城牆,茶碗
就連馬桶都小三百寸
而妳,還在此
大嚼特嚼 Aunt Jemima pancakes?!
這不是固執,而是對食物的
執著,
相信,
家終究是家

無條件接受
無尺寸限制

愛,愛,愛啊!

陌生人

以前在MSN,facebook等等沒有使用之前
十三歲以前
或者更早
半夜睡不著我上網去跟陌生人聊天是在哪裡聊的呢?

今晚失眠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以前都可以跟陌生人聊天
或者 半夜聽電台裡有人Call In,聽著陌生人的話語。
現在腦中想的盡是那些原本就“存在“的人
而卻沒有一個是可能只想“分享當下“的人

這個當下我失眠你呢?
我也失眠。你為什麼?
“沒有啊,就可能咖啡因中毒。“
這是我十五歲時用的原因,被陌生人嘲笑了一番說我太年輕什麼咖啡因中毒。
現在我二十快三十的年紀,用的是同樣的藉口。

絕對不要同情自己的遭遇
然而不時這種可悲很直接

都忘記網路本就是個虛擬的世界

搜尋chat居然也跑出了幾個當地的聊天室連結
有多久沒有想過網路是可以這樣使用的
是我停留在某個時空沒有轉換過來
還是那虛擬已經不再當道?人人都真的是彼此的“朋友“?

大家忘記跟擦間的陌生人給予微笑
也忘記那簡單一個晚上的瞎扯閒聊

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
會這麼忘記也會突然這麼想起的人
他們基本上不是孤單一人就是感覺很寂寞
很寂寞呴? 很寂寞
但我真的不認為寂寞是主因
而絕對絕對有其他更多的原因導致將寂寞看得那麼那麼大
大到壓再胸口和肩頸使得一個人睡不著想找人說說話

想讓身體休息但腦袋不准
想讓眼睛休息但焦躁不准
是那宇宙萬物平衡的循環失調了
是那集結在自己一身的平衡失調了

所以有時候那不知從何來的一股陌生的力量可以一撞打散那一桌七彩球!

晚安 假想的陌生人
安安 你可能會說

這已不是1997而是
2011年尾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我是起步人,暴走人,夢想家

四年前開始學習動畫之後,深深覺得這一格一格製作電影的藝術,誠實熱情地表達了對生命正面態度,並且懂得一步步慢慢前行至生命達到奔放的時刻才能夠算階段性的完整。
實驗動畫在歐美雖已經發展很久,但書面資料與研究文獻不多。
這兩年研究所雖然宣稱我的主修是動畫,但是付諸心血在研究上根本是零吧。
兩年做動畫最品已經不怎多,更何況是要研究呢?難怪加州藝術學院動畫所要三年。不過對我來說真正的研究,是在離開學校的現在。
Fleischer, Disney, Jones 成功除了在於故事上的娛樂效果之外,他們都致力於技術上的研發;如何讓2D動畫看起來有立體感,如何讓同仁的心血在拍攝時可以達到最大功效,如何在螢幕上看起來更生動。Pixar的成功也來自於電腦技術上的突破。
... 獨立實驗動畫家之所以個個獨特,也在於個人進行發展的技術有別於他人。
我呢? 我卻儘可能的想要原始。使用最新科技的支持來保持原始,但在原始中能夠透露這科技發達的當代。我還在思考這到底要如何去做?
我第一步已經走對了:選擇做動畫。
研究所最後一個評鑑討論中,看完我的作品與聽我說要建立的是一個像Disney那樣大的模式的王國,她很笑笑說很有意思;“坐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來自亞洲的女孩子,說要建像Disney的王國,但用的卻是這樣子的動畫(油畫與炭筆動畫),很有意思。“
對啊,這其中的矛盾也是自我本身的矛盾。我愛大王國,我愛那驚天動地的名利,卻愛使用掃把每天慢慢掃地而放棄超強利吸塵器?!
我該如何研發一種技術可以使原始更原始?純樸更純樸?
我不要“看“起來也不要“聽“起來。我要你看到的,你聽到的是真正的正港的東西。
我是起步人,請這世界多多指教。
我是暴走人,但我衝的方向挺實在。
我是夢想家,做的夢通常很幸運的都被我實踐了。
要跟我走,來吧!或者你有知道哪條路可以指點下,我去看看。
我現在人在芝加哥,回家是台北,但我可以去任何地方。

Saturday, November 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