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9, 2011

If I Were The Owner of a Movie Theater

If I were the owner of a movie theater, my position would be the one that was sitting at the exit saying good bye, good night to all the movie goers.

If I were the person sitting at the exit, I would have let the two ladies who came 15 minutes late for the last screening time to get in, to buy their tickets even though they had missed the 10 minutes advertisements, 3 minutes of the opening credi...ts, two bites of pop corns.

A movie theater should open their ticket boot until the last movie in the theater started to run their ending credit; in fact, it should close at the same time when the person sitting at the exit finished his job greeting the last person who yawned and walked out of the theater.

I think, being rejected at the doorway inside the theater showed a serious decline of human nature. Ten to twenty projectors running inside the house with hundreds of empty seats, two people were willing to pay full to go in and watch a movie, and you wouldn't allow that? This is why I considered the position at the exit w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s person should never had to listen to others' command, but based on what he or she felt what had to be done was right. This important person, was supposed to be the closest to the customers who came to the theater. He or she could see the excitement of the people who come to see a movie, and also see the effects that movies had given to them. This close-to-your-heart man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observe and make decisions based on situations like what happened tonight to those ladies who got rejected by the "MANAGER".

The decline of human nature, I can see that simply by standing inside, or not even INSIDE that cold empty theater entrance with no ticket booth but dropped-dead gates.

Go to movies people, share some tears and laughter, with strangers, with Roger (and Jessica).

Thursday, December 8, 2011

金馬獎觀摩影展


http://www.goldenhorse.org.tw/ui/index.php?class=ghff&func=programme&work=detail®ist_id=433&search_regist_year=2011&lang=en&switch_lang=1


這邊只是為自己在網路上留個資料。沒什麼內容真不好意思。
我目前正在開始準備申請藝術家簽證,難上加難的一種簽證,但是因為具有挑戰性所以我決定試試。

Asian Students and Young Artists Art Festival

http://www.mactv.com.tw/mactv/news.htm?classid=14&id=14


Last summer, I participated in an art festival in Seoul. This is a news clip that briefly introduced my work.

So go to August 21st, click on 350K.
It's a news website, so it includes other news as well. You probably have to wait a bit to see the report of the show.

Sunday, December 4, 2011

Secrets of the Artist

看完Dr. Seuss, 這位美國家喻戶曉,很多人閱讀他長大的插畫家,廣告設計者,童書作家的展覽,我感覺很平易近人。
有可能是因為去看展之前已經開始閱讀他的傳記,也有可能,我也是那閱讀他作品長大的小孩之一;不過跟Disney 與 宮騎先生的作品比起來,我只是路過賞花了一番。
路過賞花般都記憶猶新的,那真的是有他的奧妙之處。
原來這位神話般的人物,是屬於海名威時期的人ㄟ。如同Woody Allen的Midnight In Paris, Dr. Seuss 在巴黎也見過海名威;第一次把這兩人的時空結合,軸現突然從天空降落到了地面。
這個展覽的最後部份,展出了一系列在他過世之前都未曾公開的作品,說是他夜晚自我娛樂之作,想像死後會被找出來吧;有些用原來的名字簽了,也有些用其他筆名。他們通通藏在一道隱藏式門板後頭。
... 其實是可以這麼柔軟;白天工作,為理想打拼,晚上自我餘興的人格就出現在畫布上。
學生同學問:啊 好多裸體的人,為什麼不給他們穿衣服?
我說:你看她的世界,身後叢林闊葉,一股腦的又騎在一隻怪動物上,獨身一人,你覺得她需要多我們這些布料遮遮掩掩嗎?
後來我又解釋道:所以他們才都藏起來自我娛樂嘛~哈哈哈哈哈(已經開始習慣在他們面前大笑,他們也習慣我的亂七八糟)

這一批“夜晚的作品“雖說是自我娛樂,藏起來沒有公開的,卻也是很用心地畫完,簽字。日夜的差別,不在用心程度,而差在一種責任感的表現。身為童書作者與畫家,他願意為他的小粉絲們做個榜樣,但同時,他又了解不去失去那本來也就屬於他個性的一部份。

前幾天我也問了五六個學生同學:假如,你有位老師(美術老師),受聘做個色情動畫,播放在餐館裡頭,你們說怎樣?
一個女孩馬上搖頭說:No.
No. Why?
她又搖搖頭,說不要。繼續問,她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我想不管他們認為這位“美術老師“指的是不是我自己,或者不管如何,對於“老師“的期許還是有她的標準。大眾對於老師的想像也有他的準則,有時候別越過也是好,但也不代表老師他沒有那“夜晚“的一面。

當課後老師還挺爽快的。因為課後老師有被額外的那種悻悻然,卻也有那種遊走於邊疆的逍遙自在!

Thursday, December 1, 2011

偶爾

偶爾要改成不時與常常
因為偶爾的接觸,不管是觸覺的,視覺的,嗅覺的,都因為不常所以遲鈍。
遲鈍後的偶爾會驚嚇過度然後呼吸心跳失調。

停機了,因失調了。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無題















吃肥了我
再過不到一個月,妳就得回去
小人國
國內樹木,城牆,茶碗
就連馬桶都小三百寸
而妳,還在此
大嚼特嚼 Aunt Jemima pancakes?!
這不是固執,而是對食物的
執著,
相信,
家終究是家

無條件接受
無尺寸限制

愛,愛,愛啊!

陌生人

以前在MSN,facebook等等沒有使用之前
十三歲以前
或者更早
半夜睡不著我上網去跟陌生人聊天是在哪裡聊的呢?

今晚失眠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以前都可以跟陌生人聊天
或者 半夜聽電台裡有人Call In,聽著陌生人的話語。
現在腦中想的盡是那些原本就“存在“的人
而卻沒有一個是可能只想“分享當下“的人

這個當下我失眠你呢?
我也失眠。你為什麼?
“沒有啊,就可能咖啡因中毒。“
這是我十五歲時用的原因,被陌生人嘲笑了一番說我太年輕什麼咖啡因中毒。
現在我二十快三十的年紀,用的是同樣的藉口。

絕對不要同情自己的遭遇
然而不時這種可悲很直接

都忘記網路本就是個虛擬的世界

搜尋chat居然也跑出了幾個當地的聊天室連結
有多久沒有想過網路是可以這樣使用的
是我停留在某個時空沒有轉換過來
還是那虛擬已經不再當道?人人都真的是彼此的“朋友“?

大家忘記跟擦間的陌生人給予微笑
也忘記那簡單一個晚上的瞎扯閒聊

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
會這麼忘記也會突然這麼想起的人
他們基本上不是孤單一人就是感覺很寂寞
很寂寞呴? 很寂寞
但我真的不認為寂寞是主因
而絕對絕對有其他更多的原因導致將寂寞看得那麼那麼大
大到壓再胸口和肩頸使得一個人睡不著想找人說說話

想讓身體休息但腦袋不准
想讓眼睛休息但焦躁不准
是那宇宙萬物平衡的循環失調了
是那集結在自己一身的平衡失調了

所以有時候那不知從何來的一股陌生的力量可以一撞打散那一桌七彩球!

晚安 假想的陌生人
安安 你可能會說

這已不是1997而是
2011年尾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1

我是起步人,暴走人,夢想家

四年前開始學習動畫之後,深深覺得這一格一格製作電影的藝術,誠實熱情地表達了對生命正面態度,並且懂得一步步慢慢前行至生命達到奔放的時刻才能夠算階段性的完整。
實驗動畫在歐美雖已經發展很久,但書面資料與研究文獻不多。
這兩年研究所雖然宣稱我的主修是動畫,但是付諸心血在研究上根本是零吧。
兩年做動畫最品已經不怎多,更何況是要研究呢?難怪加州藝術學院動畫所要三年。不過對我來說真正的研究,是在離開學校的現在。
Fleischer, Disney, Jones 成功除了在於故事上的娛樂效果之外,他們都致力於技術上的研發;如何讓2D動畫看起來有立體感,如何讓同仁的心血在拍攝時可以達到最大功效,如何在螢幕上看起來更生動。Pixar的成功也來自於電腦技術上的突破。
... 獨立實驗動畫家之所以個個獨特,也在於個人進行發展的技術有別於他人。
我呢? 我卻儘可能的想要原始。使用最新科技的支持來保持原始,但在原始中能夠透露這科技發達的當代。我還在思考這到底要如何去做?
我第一步已經走對了:選擇做動畫。
研究所最後一個評鑑討論中,看完我的作品與聽我說要建立的是一個像Disney那樣大的模式的王國,她很笑笑說很有意思;“坐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來自亞洲的女孩子,說要建像Disney的王國,但用的卻是這樣子的動畫(油畫與炭筆動畫),很有意思。“
對啊,這其中的矛盾也是自我本身的矛盾。我愛大王國,我愛那驚天動地的名利,卻愛使用掃把每天慢慢掃地而放棄超強利吸塵器?!
我該如何研發一種技術可以使原始更原始?純樸更純樸?
我不要“看“起來也不要“聽“起來。我要你看到的,你聽到的是真正的正港的東西。
我是起步人,請這世界多多指教。
我是暴走人,但我衝的方向挺實在。
我是夢想家,做的夢通常很幸運的都被我實踐了。
要跟我走,來吧!或者你有知道哪條路可以指點下,我去看看。
我現在人在芝加哥,回家是台北,但我可以去任何地方。

Saturday, November 12, 2011

Tuesday, October 18, 2011

一個阿嬤,馬桶 與 魚的故事

最近寫下來了一個根據夢中情節改編的故事。



自從離開學校以後,我便開始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是辛苦的。
沒想到可以從六月撐到現在,我已經有點覺得自己了不起。
出門在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偶爾自我稱讚,自我鼓勵,否則少了爸爸媽媽,姊姊弟弟在身邊
可以讓你感覺存在的必要之外,就只有大聲在心中呼喊你是很贊的!

的確,有快要看見米缸底部的階段。慌張是一定,沮喪是一定,但是睡個覺醒來還是振奮不少。

很高興我寫出了這樣一份故事,值得我去好好就現在有時間,快做出來。
是個給動畫的故事。

這五到六分鐘的故事,將會成為Stubborn Stone Productions 的第一部動畫電影。目前使用哪一種動畫技巧還未定,旦我肯定是手繪。無論會成為油畫動畫,或者簡單用鉛筆與紙張,我都想要盡量使用最直接的手法,讓觀眾看到最樸實的又有機的樣貌。

這部作品我覺得最難的部份將會是在光的呈現。個人在技法上得突破了。

好吧,在持續找另外一份工作之際,好好把現在的教職工作做好。一切都會好轉,一切都會順利的。

至少,要一直做下去。

無論如何!

Monday, September 19, 2011

進軍影展

宋欣穎導戲我嘎戲的片進軍義大利短片影展!除此之外,金馬國際影展也進了!噎!
我的臉會出現在台灣的大螢幕上,感覺太奇妙了!

http://www.pentedattilofilmfestival.net/site/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0 Chris Sullivan: A Feature Animation 14 Years in The Making

http://chicagoartmagazine.com/2011/09/chris-sullivan-a-feature-animation-14-years-in-the-making/

An article I wrote. Edited by Robin Dluzen.

Tuesday, August 23, 2011

我真的走了 但我也真的要回來了

我真的走了
但我也真的要回來了

清清楚楚的我離開
可是卻從來不曾感覺離去
明明回去
卻也不感覺有所歸

如今有如大夢初醒
那離開的痛紮實地來
是為了銜接那四年前的斷裂

斷裂
是在回程時的路上才看得見的
那路程還有一年之遙
全身有如麻醉藥開始退的
陣痛緩緩

是物件
是書信
是不小心
是有意

如今我真的要回去了
而當時我也真的走了

Sunday, July 10, 2011

七月十號二零一一

很久沒有這樣流著眼淚醒過來

夢中人還是在國外
現場居然是我即將要結婚的日子
不知道對方是誰
只記得好多事情似乎拖延著
我人在宴客廳的外頭走廊
怎麼樣都沒有辦法進去
最後看了時間剩下半個鐘頭
頭髮 禮服都沒有來得及換上
著急之下硬是闖進了會場

其實離開始還有一段時間
簽名簿上四個名字大大方方躺著爸爸媽媽與另外兩位親戚的名
我沒有停下腳步地指著只有四個欄位的簽名簿說
看 我爸媽來了 那是我爸媽的簽名
斗大的名字我只注意到爸爸瘦長有力的名

快步走過已經上座的家長席
四位家屬安靜地讀著桌面上的書報
瞥一眼看了爸爸苦澀的微笑
那眼神一直以來都是帶著不解卻總也是關愛

煞住了腳
爸爸身旁坐著一位我認不得的人

她薄薄的嘴唇微微張著
連接著臉上其他部位的肌膚也是服貼著在臉骨上
眉毛很稀疏 眼皮下的黑眼珠黯然無神

我緩慢的走過去
爸爸也還只是維持著苦澀的微笑

走到桌邊
我隨手翻著桌上的書
抓到的是一本厚重的書
某位藝術家的作品集

隨便翻翻 眼神卻無法停止檢閱這位坐在我爸爸身旁的人

突然 我明白了

這位坐在我爸爸身旁的人不是別人
是媽媽!

什麼時候媽媽變成這個樣子?!

前陣子中風了爸爸說
說得很平靜

無法克制自己
我開始在中風的媽媽面情大吼大叫
抓著瘦瘦的胳膊告訴她叫她醒來
我是維萱

我是維萱

我是維萱

我是維萱



醒來
臉頰上兩道淚痕不停
躺在臥房中這單人小床良久
窗外陽光顏色顯得青中帶黃
應該是七點鐘多

第一件事情
我拿了打火機 一個塑膠盤 還有昨日和Sam在店裡看到的日本沈香
走到客廳清出了入口處的白色小桌面
設置好點了火

熟悉的味道隨絲絲抽出來的白煙
開始瀰漫在屋中
很自然的
雙手合十拜了三下

台北家裡早晨每天媽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神桌
上新的茶水點新的香
來不及得出門的話就是由我做這件事情
有時候我們都不在就是由弟弟做這件事
但是總是媽媽在做

起初我會忘記或者做起來彆扭
但久了反而成了一種舒服的活動
感覺上了茶上了香
一整個早晨就隨那宜人的味道開始了

年輕一點時
那味道總是在我還在睡夢中時就飄近房中
餐雜入夢
離開家裡出國唸書後回家渡假
反而能夠早些醒來看媽媽準備這件重要的儀式
上香之前 媽媽都是已經簡單的梳洗整裝過的

當然
今天早上我是淚眼汪汪蓬頭垢面地慶菜做了個樣子罷了
畢竟我這小窩裡頭還無需面對神像與家族祖先呢

該回家吧我想
好好貢獻自己畢業後的第一年
在這邊滋養充實飽滿
然後回家吧

Wednesday, June 8, 2011

可以分享的經典



最近看了很小時候看過的Labyrinth, 魔王迷宮
我看到石頭怪那一幕才真正確定是有看過的

這真的是一部很經典的片
小朋友都應該要看
但是我現在想想
現在的孩子要不是玩電動 就是看漫畫
哪裡懂得去看這些經典片
假如家裡有一位奇特的叔叔或者阿姨有遠見的話
可能會存放著這些經典作品給侄子姪女看
不過話說回來
那些作品之所以現在我們還會想起來並且找出來看
不也是因為你身旁也有曾經看過讀過聽過的朋友 幾人興奮起來重溫兒時記憶的嗎?
如果這小孩子看了 深深烙印再腦海中 結果發現身旁沒有一個朋友看過或者可以產生共鳴
那這經典片會不會 就沒有那種效果了呢?

雖然我了解每一個世代都有他正在創造的經典
可是難免會覺得可惜
因為總是覺得新創造出來的總是缺少了點
真誠 細心 與簡單的智慧

Sunday, May 29, 2011

都要噎到喉頭來了

心中好多事好多想法沒地方說 不知道怎麼說
是怨言也好 心事也好
都已經悶在身體裡好久
常常說出來的也都不是事情真正的原因所在
抱怨連連也只是打著問題之外繞圈圈
說要誠實面對自己
但我說不出來做不到
曾幾何時我連在網路上都沒有得發個牢騷
就連現在
我也是玩著文字片花
但懂我就知道
真正的祕密我不會說
牢騷發發也聽聽就算
但真正懂我的人也知道
要祕密要真心話
沒有方法是挖不出來
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該怎麼讓噎到喉頭的東西吐出來
東西東西就只會說東西

畢業了終於研究所畢業了
在芝加哥的四年人改變不少
只是 人生 沒有什麼進展
生 需要呼吸 往前
噎著怎麼順暢?

所以心就只能放在該做的事
該做的事做久了變成能做的事
能做的事做久了發現
很難成為想做的事
還好 我想做的事挺多
所以又從頭開始把該做的事列一列

教動畫 打雜工 石頭紀錄片 一年計畫

一年計畫 石頭紀錄片 雜工 教動畫

順序改一下心紮實點

畢業至今才過一個禮拜就又慌張了
請別慌張 明天又得獨自回去面對

獨自面對時思路總是清楚一些

LLL要持續多久?
一切看自己

加油!

Saturday, May 7, 2011

PIANO STARTS HERE AND OTHERS DO TOO

PIANO STARTS HER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ART TATUM


Side 1
TEA FOR TWO
ST. LOUIS BLUES
TIGER RAG
SOPHISTICATED LADY
HOW HIGH THE MOON*
HUMORESQUE*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

Side 2
YESTERDAYS*
I KNOW THAT YOU KNOW*
WILLOW WEEP FOR ME*
TATUM POLE BOOGIE* (BMI)
THE KERRY DANCE* (P.D.)
THE MAN I LOVE*



.and I don't ask for more.

Tuesday, February 22, 2011

三月的小鳥

剛才埋葬了一隻
以為春天來了而被涷死的
小鳥

我將牠葬在一棵大樹下
挖起了雪,殘葉之後才是
黑色土壤

小鳥,其實你沒有錯
看那溼潤的土壤
應該是冬天已過
只是三月的你,在二月結束之前
找到剛冒出新芽的枝幹
歇息去了

Tuesday, January 4, 2011

A ROTTED LITTLE CABBAGE MAN

Little Man

I miss you, Little Man
For the first time
From thousands of layers beneath the dusty
Old news papers,
You found an image of me
Waiving at the sunrise
With the smile you sensed from the look of my back
You dig me up and clipped the picture on your chest
Like a handkerchief
I lay and rest

I miss you, Little Man
For three and a half years
From one of a twenty-four drawings
You found the picture of me
At the edge of a cliff ready to
dive into the deep blue sky
With the smile you have
You pulled me up and framed me underneath the
icy water
I seized and cried

I miss you, Little Man
For maybe forty-five days
From a dream and another
You found a scene of me
In the subway with stairs like ten floors high
Passing through the nervous crowd
You lifted me up and set me
at a table with a pencil
I panicked and got hypnotized

I miss you, Little Man
For twenty-four hours
From a north east block to a south east corner
You found a wheel of my bicycle
nailing to the eight inch snow
With the rest of the red Nishiki
I hid myself back to where I did not recognize

I don't know, Little Man
For thirty minutes
From a table with three plus two and one occupied
You did not find me with the strength that I prepared to learn

Because I had already rotted like a cabbage.

****

I know, Little Man
A rotted cabbage should believe that beautiful things
will still happen to itself---

A Little Man with a beautiful rotted cabbage.

Monday, January 3, 2011

今生/今世

我知道是我生在這年代的
對於她的懷念非前世也非今世
而是介於中間的
錯過

擦間還可以帶走一些氣息
不想輕易抖動衣衫
將寄託於空氣中的味
給叨擾了

VickyEN過去的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