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這城市和快樂的小畫家



真的喜愛芝加哥
也喜愛這樣工作後出來發現天黑了,地溼了。

但最主要的,
是有另外一個人幫另外一個人拍這樣的照片出來。

虛構的事 fiction

對於一個死掉的人,一個死掉的陌生人的追思,
所作的任何記載,
都成了
虛構的事.

For a dead person, a mourning for a dead stranger,
any documentation that made for them,
has become,
fi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