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沃荷是生活中的一部份

台灣展出沃荷的作品,聽說很貴的票價
假如我沒有出國 我也會去看的
但是現在要我回去美術館 博物館裡頭看他的作品我不會去

他是美國生活中的一部份
沒有特地走進博物館的道理
就像毛澤東吧
不過以更輕鬆卻高價的態度走進生活
缺少一份至高無上的敬意
卻也得到無限認同
(也背上朵花吧)



那一晚
我覺得我向沃荷工廠的其中一員
(可惜我非漂亮男子)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初衷就是那樣彆扭的笑

那個那個新聞台叫做什麼?
是不是叫“一把笑背後的狂妄“?
其實已經忘記了,新聞台也不存在,網路上也是,
有多少人記得?
我記得。


忘記愛忘記恨但是不可忘記怎麼狂妄的笑!
(彆扭的笑也不錯)

Monday, February 9, 2009

Friday, February 6, 2009

開心的都顯示在豆子上


記得上次在這顆豆子上留影,
是跟媽和大姊。我說那是幸福的一天。
一年半後,又在這顆豆子上面幹這件事情,
又是另外一個幸福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