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以前和現在都一樣
看到喜歡的鞋子在要買的時候告訴自己會穿他到永久
好像對它表示一種效忠之後就會買下它
對於買鞋子我一直保有這樣的精神
我指的鞋子 不是球鞋

以前球鞋是包括在鞋子裡頭的
我認為我會永遠的寶貝它
但是我的鞋櫃中已經看不到我說要寶貝一世的那幾雙了(連我的籃球鞋都不見了)

找不著的時候我懷疑我是否失憶
我怎麼都不記得我有丟掉那些鞋子
什麼時候?

現在我出門指穿厚重的雪靴
也只能穿那個
有一雙秋天沒有雪穿的靴子是新的
還沒穿幾次就下雪
現在關在櫥子裡頭

對於那雙靴子我有奇妙的期許
那雙靴子在等待我還有這個天氣
我期待它踩在我家鄉的土地
是雙好鞋

期許多過於信任
對於五年後它還是不是我愛的靴子我有疑問
應該不至於兩年內遺忘它
那三年怎樣?

從小到大的鞋子排排站
一雙鞋子爬一階梯
一層樓十二個階梯好了
它們可能可以爬五層

鞋子說我越來越容易遺忘它們
也沒有像以前那樣珍愛
我對它們說怎麼聽起來像是在咒我老了
老了對於感情感受容易淡
對於鞋子們也少了那份我將珍愛你永遠的心態

我看幾個朋友們還穿著我當初認識它們的鞋子
她那雙對我說你看我還跟新的一樣
而我腳上的則不識相的給我擺臭臉

說不下去了

Saturday, January 10, 2009

飛回日本有緣人



咚跟我說
天使會在天使的身邊

回到fresh的地方
遇見另外兩位天使

媽押我回到了這裡



現在是早上阿,我的身體是這樣說的,因為興奮的吞了一顆銅鑼燒。
新鮮的感覺
即使昏沈沈晚上的身體還是出去踏在雪地上
跟這裡的白天說你好


新鮮
是從高雄帶回來
早晨
是家的時間


想的燒餅油條夾蛋
還有大圓環春捲

怎麼會這麼好吃?!

Thursday, January 1,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