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30, 2008

Ziploc

今天早上促使我醒來的原因是:

被交代要買的塑膠袋種類買錯了。

躺在床上想著到底我買的是有封口的三明治塑膠袋還是沒有封口的?
起來確定一下,買對了的。

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香蕉審問



你怎麼了人會這麼問。
是什麼觸動人這麼問?

Sunday, November 23, 2008

回到


不說天氣不說自己,
似乎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說。
翻開報紙,開始可以看超過一頁,其於進垃圾桶。
吸收不了多少東西也生不出個什麼鳥蛋之類的,

但是這樣子令人厭惡的感覺又開始對身邊的人有了攻擊與威脅。

兩種東西之間的關連只在於一個以前還有現在的觀察比較。
或者,本來就沒有什麼關連。

關連關連,
來想想回台灣要做些什麼?

已經聽說有人要回去拍片了,而我聽說我自己要收集東西準備做偶動畫。
我也聽說我要在學期之前把香蕉動畫增加一些內容且完成,我也聽說我這次申請可以很輕鬆自在的完成它。

最興奮的聽說是我要去水族管當義工。

這樣的聽說累積起來讓我又聽說又想要在腦袋上頭動點手腳。我說的是很表面的位置。

除了以上聽到的說辭,
我親自聽見我說出傷害人的話;
我親自看見我暗箭射傷了好幾個人;
我親自感受到巨大的緊張憤怒忌妒怨恨在左右我。

我正走向一個圓的終點:一個曾經開始的地方。
可能沿途景觀會不大相同,甚至只是某些部份回到那個原點,
有點興奮又討厭。

好,討厭的成份比較多,難怪可以多到冒出來波及到四周圍。

收?收不回啦,就讓它去吧。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Casa dell Cavallo



A very different painting than what I had before. I like it.
Home of the horse. Try to learn Italian.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夢 故事 與真相



事實上沒有夢。故事是咚的。也沒有所謂真相。
短短片獻給Jan.

Niete, just painting..



painting painting painting.

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香蕉德雷馬

最近的香蕉動畫呈現一種停擺狀況。
我說香蕉其實像人,很容易爛掉。但是爛的時候他不懂得掩飾,所以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他是那種不懂掩飾的人。

那香蕉為什麼會掉到地上?
是因為他想要跟蘋果或者橘子一樣嗎?還是,是我想要讓他變得跟蘋果還有橘子一樣,
可是偏偏最近真的有些鄙視這兩個水果。

香蕉不應該翻滾的,而我卻讓他翻滾。似乎是我的錯,不是香蕉的錯。香蕉之所以彎曲無法翻滾,
就是因為知道自己脆弱所以盡量不翻滾來保護自己吧。

給他個搖擺好了,搖擺一下不會太傷害他吧。搖擺的時後真好看。

停擺在這裡,我需要再拆開他們,才能夠找到解決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