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8, 2008

Coney Island

COney Island, Wonder Wheel, Ghost House, Freak SHows and,
FREAKS! Old school rocks!

Friday, July 11, 2008

是醒了還是踏上地面



夢主要是灰色調的,而我卻一身寶藍色緞面材質。
我衝向雷,他趴在桌上抬頭看我,
兩把武士刀刀刃砍在他雙臂撐靠的木桌兩旁,劈頭亂罵了一陣,夢中很清楚自己到底罵了什麼,
挺有詩意的兩句話,結果醒來就忘記了。
似乎是在排演,
我們把四年所有排練過的劇或者表演都重新播放演出一次,
重新看見自己可怕的模樣,感到很愧疚。

夢裡總是穿梭在空間與空間之中,是那種無止盡,一個連結一個的那種。
常常我是夾在像是樓梯間的地方,要往上也不是,要往下也不是。進入一個之後又冒出另外一個空間。

下午睡午覺也是一樣,又是空間與空間的夢。醒來頭暈目眩,睡起之後只是更加疲累。

前些晚上倒是夢到好多隻複製的Levi*, 這裡冒出來後又在那裡冒出來,在床上,在地毯上,在我身旁在門邊…。

這種夢作起來的感覺總是漂浮,是不是跟我的圖像有關連?

身體躺在床上卻天旋地轉的漂浮的感覺其實有些難受。

何時可以在夢中直視自己的雙眼?(是徹底被揭穿時嗎?)*

那,是醒了?還是從漂浮中踏上地面?




* 我姊的貓。
* 電影,男孩別哭(Boys Don't Cry),Brandon 在廁所中被強行揭露下體沒有男性特徵時,光線照在發白的身體,眼神看著眾人背後的另一個自己。

Thursday, July 10, 2008

回眸九份山城

九份山城,躲過了台北天天降雨的沮喪氣氛,我們頂著豔陽走走吃吃喝喝。
再次走訪山城感覺與六年前很不同,沒有待到夜晚有點可惜卻也盡興。

我倆被認成韓國人,原因是一個穿著顏色鮮明,一個頭戴牛仔軟帽。

一開始我們很不解,摘下多年前從墾丁買的軟帽,突然想起這其實是韓國貨。

很有趣,兩張照片的主人擺著同樣的姿勢,右腳腳尖向後點著地面,側身的幅度好可愛。
會想念此地,也一定重遊。

Wednesday, July 9, 2008

夜晚來臨時要去睡覺教早起


要舒服一整天就要去睡覺!
晚安Jan~ 要繼續yoga~~

p.s. 看了幾乎一整天的電視與畫了圖。
贊!

今天與貓咪在陽台上一下子,
貓咪謹慎小心的沿著陽台探路,而我悠閒坐在木製的地板看即將被夕陽籠罩的天邊,有多朵雲。

雲云云云云。

Tuesday, July 8, 2008

早睡早起身體好

這週末姊姊不在家,高中朋友來一起渡過了long weekend.
是美國國慶日。
一隻貓,兩個人。
從回到美國之後習慣早起,一開始五點多就會醒來,有時候兩點也會醒來,通常六點半已經開始睡不大著了。
其實開始早起之後發現日子開始緩慢與充實,當下午到來時已經覺得做了比平常一倍的事情。雖然只是打個太極拳,洗個澡,洗個衣服,吃個飯,看個電視,玩個吉他英雄,看個書上個廁所,一天過起來也比以前感覺實在點。

沒有畫什麼圖還是會讓自己有點罪惡感,尤其又看到認識的人進展的很好,心中會害怕。

十點多了,已經想睡覺。

睡覺真開心。

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