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1, 2008

鳥媽媽的神情


斜靠在床上,肚子圓滾滾。明天得早起,所以無法晚睡把影片剪輯一番放上來。

今天一個人在家悠閒的度過,澆澆花,洗洗衣服,晒晒太陽,看看電視,用用電腦。
中午站在洗碗槽前面,看見外頭陽台下柱角角邊的鳥巢,媽媽在跟她的孩子玩。之前看她都窩在那裡沒有動,心想就是在孵蛋吧,結果今天看見了一隻,甌兩隻小鳥在她的腹部下面鑽阿鑽的,好可愛,隨手錄了下來。在鏡頭裡頭,我看著鳥媽媽的眼睛,blink blink, 嘴角似乎也在笑,結果突然有一些細微的神情轉變,喉嚨咕嚕咕嚕的動著,小鳥就躲到媽媽肚子下面去了。

原本以為鳥沒有表情的呢?但今天我看到了,她發現我的時候,眼睛跟嘴角都有不同的感覺。

明天得早起,再過兩天我就要回台灣了。
剛剛聽見遠方半夜的火車汽笛,知道離這不遠有鐵軌的感覺真好。

晚安揹。

Friday, May 30, 2008

"An animator must be many things."

An animator must be many things,

an actor,

an artist,

and a student of life.

-Ed Newman



Don't give up. Won't give up, dude!
(but gotta find a way..)
Jerry Saltz said work hard.
Mom said keep on working.
Dad didn't say much.
Sister said hell yeah!
Bro said you are better than Miyasaki's son.



I said....





" Trust in me~" HSssss....

Thursday, May 29, 2008

五月二十八日星期三,明明已經過了

五月二十八日星期三,天氣晴

和朋友在MSN上面聊天,對方說是個說話反覆繞來繞去的人。再次被別人說我說話沒有邏輯。已經習慣這樣的個性,真的是很難改變嗎?

今天早上醒來於快要芝加哥十一點鐘,被爸爸的電話聲吵醒。當時正作著一個很奇怪,可怕的夢。

刪除一些帶有點暴力限制級的版本是,

我回到小時候的我,跟我媽在一座似乎腐敗的城鎮裡頭,很窮,很髒。從哪裡冒出來一個金黃色頭髮的小寶寶,是個洋人寶寶,我們將她打扮,她變成了我們與對方競賽的工具。競賽的內容是有點像商業廣告,在現場佈景,幫寶寶拍攝商業廣告。

我們輸了。

我跟媽媽推著菜市場的推車,一個老婦人從樓下冒出來,推著一排衣服,說,
“這些老舊的東西,不嫌棄的話,拿去給孩子穿吧。”

看去挑了一陣子,是破舊的衣服,但心裡感謝,因為我們太窮了。

空間裡東西越來越多,變成一個商場,一個廢棄的商場。走來走去,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我告訴媽媽這可以拿來給弟弟玩。夢裡面,弟弟還是個孩子。

會作這些夢我不明白,卻很享受醒來那一煞那,躺在床上礓直的身體,與一切驚悚片段。人可以不需要經歷夢中苦痛是很幸運,而我很幸運。

回到說話沒有邏輯,加上做事情沒有調理,沒有恆心。今天下午與家人吃飯又被問及想不想要請誰幫我找工作,想到自己沒有邏輯調理橫心毅力,成為家中米蟲。

做夢是我最會的?眼睛閉上便可以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依然沒有邏輯的文字,我感覺這世界越來越不需要我。最近開始又有點瘋癲。

Wednesday, May 28, 2008

出了那一個桃花源




隔天醒來,當然盯著天花板想了一下發生什麼事。

早晨又去了 K Town 吃解酒的韓國熱粥,經過那條街,想要尋找昨晚前往的地方,
卻怎麼也認不出來。似乎夜晚開啟的門在日出之後,如同桃花源消失在通道另一邊。

這是去完海邊的夜晚,一壺半的So ju進了兩人的腸胃,
LA 與 Santa Monica的快速道路只剩漂浮的車身和往後逃竄紅燈綠景。Floated. 五月二十六。photo by San Erika

Yeah, life is beautiful!




Memorial Day with San Erika.
空中飛舞的塑膠袋,刷在白牆上的Billie Holiday,慵懶的珊還有我,
星期一放的假,放鬆的下午,
給我們多一份信念,去維持一些夢想。

Santa Monica



快一年不見海洋,卻也只是坐在沙灘上,走走,吹風,沒有去碰她。

Saturday, May 24, 2008

重溫Tomato Days!!!!!!!!!!!!!!!!!!!!!!



假如回憶也可以用水果來分類,tomato是個有一健康又味道永久不散地一段,
鮮紅黏膩又勁暴的時光!

早上最棒之食物

牛奶與香蕉!美味美味再美味不過!
因為人老了所以避免最佳良伴Real花生醬,不然就天衣無縫啦!

突然想念tomato days, 也想念香蕉腳踏車之旅,想念想念再想念,快回去了甌~

Wednesday, May 21, 2008

chasing the dog sketch

video

Stop motion (angela's hands) and drawing on paper.
It's a sketch for Three Rooms oil animation.
Using Oxberry, Kodak color negative 100, at SAIC.
Sound: 午后後院的隔壁傳來的風鈴與風吹動樹葉的聲音。

主要也只是想要給這短短的片段一點聲音,
L.A.的午后很舒服,吃完飯想睡覺,坐在外面錄了一些些聲音,吹了一點點風。

The Bike Trip

video
這是experimental animation class' 最後一項作業,電腦動畫。

Well,我只能說,
超級陽春!!!!
挖哈哈哈哈!~

Spill on You

Ah Chicago!









Spill on you.

Monday, May 19, 2008

與Queen的第一次接觸




















我又畢業了!雖然還有一個學期,我先參加了畢業典禮。 五月十七日,天氣晴,雖然依舊冷風颼颼,但是芝加哥那天好美!
Jeff Koons 還有 New York Magazine 的 art critic Jerry Saltz 來參加了我們畢業典禮!

那天晚上跟姊姊還有朋友去到了芝加哥的gay district.
與皇后的邂逅,讓我感覺是來美國生活中非常美麗的一個highlight! 想起一開使也夢想能夠去認識她們,但是忙碌總可以使人忘記許多最初。終於,五月十七日的晚上,我見到她們,好高興!當然,她對我沒有興趣,她對我的朋友有興趣,說假如拍一張照可不可以親他一下?(還好沒有婀)真的是自信十足! photo by Jason Ho

Angelaya and Her Nose-unfinished

video
This is so unfinished! Just want to show you guys, haha. I will work on it more.

A little story based on my roommate, Angela, about her weak nose and the small little desire. The boy with green hair is Jimmy. Personally, I love that character very much, friends said that my characters all look like myself, especially Jimmy! Well, maybe it's true cuz in real life, I am the one who likes to tease Angela...

NATSA's Poster Design


Don't know why the red tone doesn't appear. This is a poster design for North American Taiwan Studies Association's 14th annual meeting. I hope it will come out well.

The photo on the poster taken by Minox 35ml, I think I used Ilford Delta 400. It's a combination of new and old buildings, Taipei 101 and Taipei 四四南村. Taken in summer, 2007.

Friday, May 16, 2008

感覺像是在禁慾

東西都收到下學期要住的公寓去了。
好想,paint.

是paint, 不可使用鉛筆的paint

需要溼濕黏黏的油料。

難道我要這樣禁三個月嗎?
可不可以明天去把東西從箱子裡挖出來。拜託。

偏不買新的。誰可以借我?
回台灣,誰可借我油料還有筆刷,請連絡。

六月前,先禁吧。

be a rotton, useless .................. thing

We're sorry, this video is no longer available.
剛看了你Bunny 旅行的第一個水中的影片,我整個身體頓時,陷入一種酸楚。
一種幽幽,淺淺地滲進每一層肌膚,吸了水的海綿,沈重起來。
“高師大的感覺“,這想法浮現,雖然可能不妥當,但是那沈重的感覺鑽進來使我瞬間無法動彈。

Bunny 旅行,雖然同音於“幫你”,但是不由自主地,我疑問這成為一種依賴,還是泉源?我羨慕你可以在這一年成長茁壯,以這種原生方式,一點點疼痛,一點點難受,卻真真實實。

看完那個影片我黏在電腦前面,手指頭滑向南方點選另外一部,可是他顯示 " We're sorry, this video is no longer available."

What, is no longer available? (Relationship?)

還是黏在電腦前面,我感到我必須敲打鍵盤。

沈重同時,流進了一些今天發生有趣的事情。

佈置著一個展覽,幫同學測量畫框距離,我手上拿著捲尺,問她,
“你這兩幅之間要多久?”
瞬間我發現自己看著公分英吋在問時間。我笑了。
接著我看著英吋問,
“那十分鐘好不好?”
在場的三人開始爆笑。

可能只是好笑,但是我感到一種隔絕,對於語言與感覺的隔離,這是好的吧。

後來我站在樓梯上換燈,
用布包著發燙的燈泡,站在高處,示意同學來接過去,右手搧著它,
“小心點,等它乾了再拿。”
頓時又是一陣發笑。

語言與感覺開使產生奇妙的關係,那我的頭腦我的嘴巴我的心我的動作之間的relationship呢?

永遠徘徊再關係之間,討論著關係,卻也沒有真正落在哪處,
這根旅行好像也有點雷同,有嗎?

是中間的東西在有趣著,那種流動的,一來一往的東西。

啊,一點點悲傷的故事發生在你的旅行社裡頭,
還是旅行社是為了悲傷而成立的呢?

我有一種背後開始有人使用抽風機要把我抽回到某個位置,
這個位置在身後好遠的地方,必須通過一處小封口才能夠擠出去,
假如可以,我希望我能夠以我的身軀卡住那個封口,
堵住這個通道,
停止兩邊的關係,
成為一個,像廢棄物一樣,沒有用處又可以迂蝕腐爛的
發霉軟木塞。

Saturday, May 10, 2008

惡習滋養的幸福



剛剛幫安潔拉整理著行李,幫她把一些不必要的重量去除,不必要的空間減少,發現自己也已經成為一個打包的高手。弄的差不多了,發現時間已經不早,坐在床角的同時,音樂放著的是阿妹的「一眼瞬間」,想著以前想像自己來到美國會變得如何如何,卻也不是這麼一回事,老樣子也是老樣子,唯一不一樣的,是更老更陳。過去有許多惡習,以一種輕蔑的態度去看待那些國外的留學生(包括自己的姊姊),為何人到了國外卻還一直回頭渴求國內的東西來滋潤自己?回想以前大姊回台灣一定是帶著一堆歌手的CD回去,她說CD在國外買好貴,抱著那一疊華語歌手的CD像是抱著黃金寶貝一樣,我懷疑她在國外到底在幹嘛,美國的音樂比我們好好不好?又回想著一些高中朋友前往美國求學,聽他們說常常跟著台灣朋友出去玩,與華人溺在一起,不要這樣吧,我抱著懷疑的態度。剛剛就坐在床角,看著即將要搬離的宿舍,已經半滿的行李與散落一地的紙袋子,聽阿妹的歌讓我覺得一直都像在家裡。是因為講著國語,聽著華語歌,偶爾看看you tube的超級星光大道才能夠讓我出了這個房間走上街,前往教室坐在裡面有更多的理由與勇氣用英文告訴他們我的想法感受。

這一年應該是我有生以來最謹慎緊繃的一年吧。

雖然也一直屬於神經緊繃的人,但也因為有種天不怕地步怕又帶有點無知的狀況,我可以看似勇者無懼般囂張了二十幾年。不過就在昨晚(五月八日的晚上)完成這學期最後一個評鑑的那一刻,我只能說,好辛苦。

美國的留學生每天得花兩三倍以上的力氣去面對所有事情。前天油畫評鑑結束時,我拉著一個韓國同學去吃餐廳的脆皮薯片,兩個人坐在空空的餐廳享受一種癱瘓後的舒暢的同時,另一個韓國同學跑來,她說她要講韓文!現在停止英文!(當然,是用英文說得我才聽的懂。)我說,好,你說韓文吧,沒關係我聽的懂。一週我有四天有課,兩天是從九點到四點,兩天是九點到九點。可是幾乎一天十二個小時以上的工作,一週五十個小時以上吧(我數學不好,所以確定,加上勤奮度不佳,可能中間有偷懶)回到家裡,最開心就是吃吃甜點,坐在廚房聊聊天,聽聽中文歌,睡覺。一開始假如有外人(非華語人),我們還是會禮貌性在對談時講個英文,但現在已不管那麼多了。

除了講中文,最開心的時候就是禮拜二和四晚上的手繪動畫課。那間教室的白板和黑板上被同學塗鴉了各式各樣的卡通人物,桌子與燈桌也被過去的同學點綴了詭異的角色人物。一個人坐在一個燈桌前面,一張一張的描繪圖案,嘴巴也不停的動,吃吃喝喝加上聊天打屁,開著一些畫動畫的人才開的玩笑。因為趕期末一分鐘的動畫,日以繼夜地,大家臉部表情都以呆滯,我們改變最常學老師一句話,從“Your drawing.." 變成 “Your face is grossly OFF MODEL!" 有兩個前一兩屆的情侶,我看他們每天都在動畫教室,我就問他們你們從來都不睡覺嗎?他們說他們已經正式成為遊民,住在學校。因為再一個月就要畢業,不想多付房租,他們算是住在學校裡了。我的同學,一個香港女生,也因為家有點遠,一個禮拜沒有回家洗澡睡覺了。

在動畫教室裡,最溫暖了。其實英文學地最多也是在那裡。

學期結束,幾張油畫,一分多鐘的16mm油動畫,五十幾秒的卡通,收穫很多。再半月就回家,安潔拉說她會在台灣等我,兩個要去吃吃喝喝遊澎湖吧。你們也等我阿。

Monday, May 5, 2008

Test for A Project

video

video

I don't know why it's running so slowly, it might be the frame rates was wrong.
I like the look so far, hope I can finish my one minute final before Thursday.

Sunday, May 4, 2008

_ _





I don't feel lonely when I animate, I don't animate when I am lonely.



I feel lonely when I paint, I don't paint when I don't feel lonely.




What's the ____ between them?








It's all about desire, it's all about relationships.

Saturday, May 3, 2008

Lack of patience kills a dog



記得有一本書好像叫做寂寞殺死一隻貓吧? 沒有看過,但是最近一直冒出這句話,
Lack of patience kills a dog. 沒耐性殺死一隻狗。
這隻忠誠善良的狗,看到人都給她搖搖尾巴,舔舔人家的臉頰,是一隻充滿未來的好狗狗,
但是,
因為她缺乏耐性,結果扼殺了她美好人生。
我得好好來訓練她的耐性,因為我愛她,也有好多人愛她,那她待在我身邊,由我負起這個教養的責任。

Thursday, May 1, 2008

It might be my last



Today, I had my painting final critique. This might be my last painting critique in my whole life. 這有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後一次有一群人,面對我的畫面,給我意見與講評。我放了十六釐米拍的短短油畫動畫,之後把燈開了,其實沒有很清楚大家到底覺得動畫怎麼樣,但是Michiko老師是覺得很不錯,她給了我很高的評語說,我的油畫動畫是她看過最有趣的。不過,大家還是開始聊靜態的油畫。

這一學期,我從making oil animation上學到了很多。從一點一點移動畫布上的顏料開始,我學習道painting 與 paint的關係。我太執著於畫面與形態,不知道原來顏料與油畫的厚度是有她自己的聲音。從一開始一個清楚的形體到僅僅一個代表性的a blob of color, 一件油畫作品的誕生就是動畫結束的那一刻。當我在拍攝動畫的過程,因為缺乏耐性,也缺乏堅持的恆心,我開始快試圖快速去移動那一馱我自認為是一個形體的一馱油畫顏料。想一想,既然場景一開始有交代到那一馱藍色是一隻狗,那麼之後那家就會自然知道那是一隻狗啦!形體開始不明確,但是整建作品卻也活起來。而當我在作畫時,我卻是一直拘泥於原本的形體,一而在在而三的trying to maintain the certain form. I got too attached to the images, the more I paint, the painting gets closer to it's death. 我覺得我在動畫與油畫中開始找到了一個平衡,這個平衡似乎可以幫助我衝出我現有的框框。老師問我我懂了沒,我說我懂了,而我知道我懂了,但是我說出來的跟我看起來還是一臉茫然。但是我覺得我真的懂了。我需要時間去實踐去取得這個平衡。

想到這暑假我得離開芝加哥,去洛杉磯,回台灣,我到底可以把握多少時間接觸我這個新的平衡?不管如何,那幾隻重要的筆刷我是會帶在身上的吧。很確定油畫依然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只有靠她,我才能夠真正表達我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VickyEN過去的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