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8, 2008

Test of Sneezing Girl 1

video
I am so glad that I stick to the idea of animating the handkerchief!
The uploaded version is kind of slow though..

搬家

我即將要搬離開宿舍,搬到一個離市中心二十分鐘車程的距離,是芝加哥白襪隊球場的附近。
臨時決定的,也因為臨時決定去幫忙一個電影的研究生拍戲,遇見了即將要畢業離開的學姊。
學姐說,可以道她們家看看。
看了之後,隔天我們就決定要搬去住。

想到鐘文音在寫給你的日記中,不時搬家,搬到了一個就香煙廠,而我,昨日卻為了這樣臨時的想法與決議在那裡煩惱憂傷。感覺搬出去是接受一個現實的挑戰,而住在宿舍裡,我感覺長不大。

搬了這個家之後,可以省下好多好多的錢。我將會住在一個有八角窗戶的客廳,把他當作畫室來使用。房東是克羅埃西亞人,其實不大清楚到底是哪裡人,但是是一個八十幾歲的老阿公,他的對面住著他的女朋友,而我們三樓的對面住著他五十幾歲單身的女兒。這一區學姊說是義大利人區,再往南走就不安全。以後上下學要習慣整台火車上都是黑種人,而那些黑人也都知道我們在35th街就要下車了。

要搬出去了,雖然可能也就只有住個半年,但是我想,是好的。

Thursday, April 24, 2008

莎拉難吃死了

混亂開始的時候,吃的睡得都變得馬馬虎虎。很習慣這樣子就像是過去四五年一樣,每一段時間就是呈現一個叫做混亂的展覽。展覽在家裡,作品是床鋪:總是像小時候故意堆疊的恐龍山洞,書桌:像亞熱帶叢林,衣櫥:是消耗殆盡的皮與屍體堆疊在快要軟趴下來的洗衣籃裡頭。欣賞的人當然永遠都只有我一個,現在外加上一起同住的安潔拉。

這種週期一來,才會開始溫習一些遙遠的人們發出來的文章,照片之類的。在這個地方,害怕自己變成像是活在自己想像中的台灣的台灣人。(說不定台灣人就是想像出來的阿?)阿,是不是因為已經開始脫離所以這種週期才會出現呢?是紮根了嗎?(害怕又欣喜)

開始可以用英文跟人家簡單的辯論,而中文,沒有什麼改變。(真是可喜可賀)


今天夾的莎拉實在是有夠難吃。生菜,火腿,切的碎碎的白煮蛋,紅椒青椒,起司,彎麵,蝴蝶麵,兩種莎拉醬…吃到最後才發現這麼難吃。堆積的事情是無法講清楚的吧,就像那盤難吃的莎拉,模模糊糊到最後才感覺到一種苦,悶,又酸的滋味。

Wednesday, April 9, 2008

Alligator

video
Oil paint on canvas. Stop motion animation.

The Mansion

video
This is a copier machine animation..

Pill Phobia Final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