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8, 2008

我說我今天要滿滿的用掉這一天


春假只有四天,
其實其中兩天是週末放假。
那天,吃的很好,逛的很開心,試穿的很爽。
晚上,電影一場,衝去買菜,上車回家。
真的很滿。三月二十,已經過的春假。

Monday, March 17, 2008

心中的假期



瀏覽過那些展覽的照片,
感覺真的是無心思考任何深沈的問題。
看展覽,看作品,現在對我來說就好像只是逛著大街。
它們沒有給我多大的啟發,沒有多大的鼓勵。

最近消息紛紛出來,
讓我更確定,是我沒有足夠的準備,沒有確定的目標。
想著其實大學畢業這兩年,就好像被說中了一樣,是大學的延續,是念完了大五大六。
說實在的,我滿開心的。在美國,除了你有萬全的準備,真的,進去學校也只是慢別人一拍的花同樣的錢。很可怕。

現在我得承認,已經開始鬆懈,成為我口中所謂在美國遊蕩的閒人。
這閒人也不好當,成天與罪惡感打交道。這種舉動不會使警惕感提升,而只是騷起
更多層的奢求,和,對於現實的逃避。

不過,這種現實是真的被認清了,
人活在言語架空的位置,浮游在一堆語言烘托出來的空氣中,
不自己抓住海底中的錨,就永遠不知道現實有時也是可以拉住人的。

今天去了Milwaukee 的博物館,是一座建在大湖旁邊的白色建築。
建築的特色是有一雙可以展翅的雙翼,在白天時敞開,傍晚就收起翅膀來。
因為湖邊的天很藍,加上誤把湖當作海的海鷗在四處飛翔,
我心底認為,那其實是鯨魚的尾巴。
今天有個特展,是中歐從1918-1945年之間的攝影作品展。
看到了一些現在看起來挺goofy的相片蒙太奇,還有一些令人神往的肖像。
看到了科特茲那張盲眼的提琴手,原來只有三四公分那樣大。也看到白南準2001 年的一件作品,一堆復古的電視機交疊以靠著牆面延伸至屋頂端,播放著措置的影像。
開始習慣看見這些神話似的作品,
卻也還是忍不住小興奮,
只是,
是因為沒有能力聊這些東西了?還是沒有慾望?
是沒有朋友可以興高采烈的討論了,還是已經也不把它如此地捧在手中。

說不定那些我曾經不能理解為何對於藝術沒有熱情與執著的人,
才是真正將它視為生活的人。

可能再兩個月就要回家了,
而不清楚自己是否會再回來同樣的地方。

Thursday, March 13, 2008

Beach Volley

video

I just miss that breeze from Kenting, and the heavy rain that trapped us across that huge Seven Eleven...

Monday, March 10, 2008

為何總是想念遙遠的事物?



鐘文音的寫給你的日記裡頭一直提到,“為何總是想念要遠的事物?”
今天是大學畢業展佈置的最後一天,很有原則的將我們於九點過後不久全部趕離了展場,離開幕還有一個禮拜。
今天之前的一整個禮拜,我是生病了。
來到芝加哥都還沒有感冒,或者生病,實在驚人,而卻在這重要時刻,糟糕,我提早預知自己終於要生病,在速寫本裡頭寫滿了“我終於病了”的字樣。
當時的病,指的是homesick. 誰知道過沒幾天這個家病就攻擊我的喉嚨也攻擊我的腦部。
發慌時好在有雷斷斷續續跟我聊了幾句。

這個畢業展覽,規模非常的大,總共有近三百位畢業生,一個人可使用10 feet的牆面,非常熱鬧與盛大,是個showcase. 下週五開幕,盛裝打扮似乎是一定要的,是真的盛裝,真的打扮。來到這裡是真的體驗了很不同的東西,面對事情態度也不一樣,這裡的學生,拼勁十足。
我的右手邊應該是個印度女子,小小牆面上方懸掛兩台投影機,分別將交叉頭在懸掛起來的白布幕上。她投影過來,藍光照射到了我的作品與空間,正在心想天阿時,往我方向照射的那個投影機頂端連接的天花板敵不過歲月與重量,鬆脫了。我想,是否是上天保佑讓她那十足的霸氣別逼到我虛弱的病牆上。

躺在床上燒著的那一兩天,心急如焚。第一天燒起來時,腦子已經無法控制我一直想咳嗽的喉嚨與聲帶。咿咿嗚嗚地發出聲音直到友人將退燒藥幫我買來吃了才真正睡著。頭暈腦漲氣勢虛弱地撐過兩天的準備工作,第三天真的就待在床上了。不過那天中午,還是起身隨便裹住口鼻與身體,到媒體中心去領取借用的器材。黑色帽t的帽子,巴西風格的口罩,王佳芝款式的卡祺色風衣,紫灰色棉酷,靴子,鮮紅色鄉村式毛線手套,這一身打扮加上緩緩往前推進的白色購物菜籃,芝加哥風吹著我頭髮散亂,兩眼無神,動作軟弱無力,從我身邊經過我的眼神告訴我像極了街上的遊民。想要推門進去一家藥妝店,一名年輕的美國女生幫我扶住了門,似乎我式年邁的中國homeless.....在最無力的時候想著好多事情要做好多事情該做,腦子停不下來,溫度降不下來。

頭不暈了,臉不燙了,唱起歌來卻又忘記該做什麼想做什麼,想念,也又擱在一旁。但是接近忙完又累積一身疲累的晚上,還是無法就這樣又躺平在有點寒氣的窗邊。是不是,又有什麼事情要發生,這樣告訴。快要回去了,這樣想著。來到美國之後,發現在台灣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只要,擁有著身分,知道自己是誰,曾經失去過自己。假如這次順利回去,我會做許多事情,學習勤奮,愛護自己。感覺有一年我像是找到了令一半的我,卻想想也是傳輸出去令一半能量的自己,這時應該差不多回復了,那麼,來吧,好好的再動一動。這次不用衝的,圓潤地轉個擠轉吧。

Sunday, March 2, 2008

SAIC 2008 Graduate Exhibition

Vicky Wei-Hsuan Yen
2008 SAIC Undergraduate Exhibition
3/14 - 4/4, Gallery 2
847 West Jackson Blvd., 3rd Floor, Chicago, IL 60607
Reception: 3/14 7:00 pm-10:00
Exhibition Hours: Tues. - Sat. 11:00 am-6:00pm

wyen@saic.edu
http://www.flickr.com/photos/vickywyen/sets/72157594327873558/

He's gonna teach in our school next semester 機勒狼背來溫哈毫教書

Mr. Reeder told me that this guy is coming to teach in our school next semester.
老師看了看,告訴我這個人下學期要來我們學校教書。
http://www.joselerma.com/
http://www.andrearosengallery.com/artists/jose-lerma/

VickyEN過去的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