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6, 2008

La Chinoise



誰可以告訴我1968年法國革命的歷史?
1967年高達 La Chinoise 今天被我巧遇。

Mao你到底是有什麼魔力可以推向那麼遙遠的左方?
我好混亂,好興奮,好confused, 好澎湃。快告訴我更多我需要更多。
身在廣大領土中一個小電影院的一個小座位撥了三層,影像,法文,英文。
影像要說什麼嘴巴說出來的是影像還是影像說自己的話?
三隻叉子分別扎在腦袋上頭這裡轉一圈那裡轉一圈,
外面的無邊是有邊吧?那裡的有邊是無邊?

明天我要去視鏡。三點哥倫比亞學院,離我們學校不遠。
台灣導演,學生,不知道是研究生還是大學生而我想應該是研究生


顏色很簡單,不想用中文大出翻譯的標題,La Chinoise 就是La Chinoise.
為什麼讓我連想到色戒呢? 我知道為什麼。只是友人對我有疑問。

女導演,副導演斷了腿,缺會說mandarin的台灣女生,透過人找到了我。
視鏡,演個要嫁給外國男子的台灣女子。


我明天要視鏡,嘴唇太厚,眼睛太小。髮量不多,腰圍稍粗。
視鏡,很有意思。

所以,你們知道現在看完這部的感覺嗎?
我們只是,沒有他們那樣的環境(朋友)罷了,就這樣拖泥又帶水。

這又大又恐懼的地方。請無時無刻自我放大。
28號要放映天堂口,有課,僅此一天,就這樣擦間過。

Thursday, February 7, 2008

Island

video
Always deals with death, life, new born, creatures, motherhood...

My whole blog looks like someone has just died...So dark and grayish.
Give it a little new breeze. Although it's not smooth and well animated, but this is my first experimental animation on stop motion with oil paint.
It's fun to paint through looking at the little monitor of Canon Powershot camera. This progress actually made my original painting look more interesting.

Sunday, February 3, 2008

Before Summer 2007















零七年在台北
最後的作品。

讓我姑姑做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