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是這個頭套嗎?是!


打起精神!
記得是誰說某某人常常說要開心要打起精神時感覺很可怕?
是把Mr. Rayman 拔起來的人嗎?
最近開始一直喜歡拿別人開玩笑,
開始這個壞習慣不知道多久了,
但是他開始滲入我的作品中。

打起精神,Jan,是這頭套背~

謝謝半

半,猴,大熊,
別擔心,缺水有時候也是好。
總會想起猴在駁二裡頭坐在機車上畫畫的照片,
想起和半一起打球,還有我跟小橘在中正文化中心娛樂猴與大熊的景象。
只是,很多事情現在不能重做,但是那種心與信念可以讓我像喝大口大口水一樣!
我說要寄信給猴也沒有寄,說要做很多事情好像也還沒有做,
得到一個大擁抱真是開心,讓我更加努力。

今天頭腦裡頭多了一些想法想要畫。
我想要畫一個忙碌的製鞋廠,
想要畫一幅萬聖節裝扮的自己,
想要畫一個右撇子但是指會用左手挖鼻孔的小孩。
我不懂為什麼會有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也不知道他們會變成怎樣,
但是,
他們冒出來了,冒出來了。
希望過一陣子,可以讓你們看見。

為生活加油!(好像哪一家的運動飲料廣告?)

Monday, November 26, 2007

抱歉,我已經開始缺水

開始搖不響,
今天工作室裡頭製造著沮喪
我已經成為
一隻動物園裡繞著狹小空間來回遊走的動物
來回走著
繞著圈子
關在這裡
我開始缺水


來到這裡快要半年,其實也就這樣子
很快又要淪陷
淪陷到一股走投無路的動物園氣氛

有一門課叫做Animal Behavior
大學部裡頭一門自然課
同學每一堂課就是到動物園去觀察動物行為
觀察一隻熊一個小時
每一分鐘
睡覺 打勾
睡覺 打勾
睡覺 打勾

我可能成為這樣的動物
發呆 打勾
走動 打勾
製造顏料 打勾
塗抹顏料 打勾
發呆 走動 睡覺 吃 走動 睡覺 吃

是沒有這麼的糟糕
只是今天就是如此
開始呈現黑暗即將籠罩的感覺

同學說
don't get anymore darker
他們覺得我的作品太黑暗了
指的是顏色

我也搞不懂
我有時是這樣 有時不是這樣

天哪
太乾了嗎?是缺水
再這裡假如一天沒有喝夠水
你的臉就會瞬間收縮
呈現皺紋
可惜雙頰還不會凹陷
有腫脹的嫌疑


好想念你們

給我點水吧

Tuesday, November 6, 2007

我 怎麼了?



是的
當事人也忘了再哪裡拍的
仔細想一想有記得
但是很模糊

看著現在的與以前



怎麼了?

Monday, November 5, 2007

打零工

今天去SOFA Chicago展覽。
今天是最後一天。
今天,打了個收場的零工。
今天,賺了人生第一筆美金。
今天,賺了八十五塊美金。
今天,得到了台幣兩千八百零五塊。
賺錢真辛苦阿。

Saturday, November 3, 2007

我得在快要睡前寫她


她,
我得在快要睡前寫她。
現在我想她,她有很多事情可以寫,現在寫她,因為眼睛這樣酸痛,表情這樣難看,頭腦這樣渾沌時她可以解救我。
我很聽她的話我覺得。
太多想說,太多太多。
過去的成長有一部份是她帶領我的。
與其說她帶領我,應該說,彼此有脆弱而互相呼巴掌打醒對方。
除了打醒,也給予極大空間滋生蔓延倔強蠻橫之行為。
感到離開後,身邊缺乏像她這樣的人,
而無理的,我尋找著相似的人,
找不著,依然缺乏。
太自我太自信太懶散太墮落。太太太太太。
在她眼中這些太都只是芝麻蒜皮小事,
兩個人在教室中瘋狂發笑一陣可以瞬間充滿力量。
是忘不了還是新不了情?
我想是忘不了吧。

now Jan is teaching us




Jan is teaching those children, and those children are teaching Jan.
Jan learned from the children and now she is teaching us.

Thank you.

Friday, November 2, 2007

信箱來信

中華隊11/6要比賽囉
http://share.youthwant.com.tw/sh.php?do=D&id=7300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