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6, 2007

模擬場景以達到相同經驗




重現命案現場得現場以及模擬相同得行徑位置與手法,以體現發生過得事情。
佈置環境,擺設熟悉得物件,一種習慣得視角與慣用的器具。身體記憶給予感受力,我的身體主導整個感官知覺以及記憶,理性。
共同經驗的空間需要再置之後才能夠分別共有相同的原有的東西。假如要維持一種彼此與空間共有的記憶還有身體感覺,就是要再置這個空間。模擬場景以達到相同經驗。
這根記憶有很大的關係吧,只是這個記憶主導的是身體。

飛奔的鯊魚因為回到了海洋,他如何維持路面生活的經驗感覺?
靠記憶去模擬陸地上的生活?

模擬?再置?

睡覺時手臂環抱一只玩偶,是從小到大的習慣,還是自己從小塑造未來需要挽著他人的手臂入睡?
還是,模擬曾經擁有過的手臂以及身旁的人?
床邊靠著一床棉被,測身入睡。

一直沒有進行閱讀-身體部屬-這本書,列入重要參考資料。

Saturday, April 21, 2007

飛奔的鯊魚-柯合倍&顏維萱 創作主題展




飛奔的鯊魚
柯合倍&顏維萱 創作主題展簡介
A Brief Introduction of The Galloping Sharks
http://www.flickr.com/photos/vickywyen/464178855/in/set-72157594327873558/


〝…仔細觀察飛奔的鯊魚狂奔的樣態…
魚鰭快速地擺動,樣子十分古怪。
沙塵被攪翻了起來,一陣陣的沙霧瀰漫,
鯊魚的魚鰭正承受著自己諾大的體重,
魚鰭的尖端更是負荷著極大的壓力。
有點不協調卻又從容不迫,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難道,牠的魚鰭有其特別之處?…〞—柯合倍

鯊魚為了能夠行走於路面,魚鰭末端演化出柔軟且具有彈性的掌狀組織。這樣的演化提升了鯊魚的生存條件。飛奔的鯊魚擁有了在陸地上行走與海水中游泳之能力:因為赤掌遊走在炙熱沙灘上感到刺痛與燒灼;奔跑穿越樹林,利草割破皮膚;攀爬山丘增加身體負荷,魚鰭長出了角質層保護皮膚而且魚鰭末端開始習慣於支撐所有身體的重量。 在水中,鯊魚靠嗅覺與水流辨認方向與覓食,當牠生活於陸地上,種種經驗改變了身體感覺也改變了運動的方式;身體所累積的經驗使牠開始習慣於陸面,可以順利行走甚至奔跑…

當鯊魚與雙腳分離,雙腳回到陸地上且鯊魚回到了海洋;時間久了之後,雙腳失去了體驗海洋的感覺而鯊魚失去了體驗陸地的感覺…

分開的鯊魚與雙腳互相如何能夠在這樣的情況保有以前生活於海陸之間的經驗?....

Sunday, April 15, 2007

"Zoo"



名為“動物園“,Robinson Devor導演的電影並沒有在台灣上映或者宣傳。
這部電影是從節錄的New York Times得知,(很有趣的是,有時聯合報會翻譯文章,而這篇也恰巧沒有翻譯)
"the horse sex film",他們美國在宣傳時也是這樣宣傳的
大家開始也以為這只是個形容詞,但是不然,他真的是有關人與馬做愛的電影。應該是說,是個紀錄片電影,來自2005年,一個與馬做完愛之後死亡的男子的事件。

網路上的影評說,很失望,也有說很棒的電影。
失望的說,整部電影似乎有在必免太刺激的畫面與內容,感覺整個內容以簡短十分鐘就可以說完。“They also seemed to tip toe around the topic of bestiality until the end of the film as if to avoid shocking audiences. The problem with this is that audiences here most likely know what they’re getting themselves into when they choose to watch this film, and are probably expecting, and are probably even hoping to be shocked.“(摘錄自影評: http://www.slashfilm.com/2007/01/25/sundance-zoo-movie-review/)

節錄這段話因為我覺得他寫的很好,英文可以學學

我想我應該也屬於他說得這種觀眾,是想要進去電影院被震驚的。

好,回到心中的問題。愛護動物的機構認為,那些zoophile(戀動物闢),強暴動物,與動物做愛是虐待。
到底是部是? 動物之間如何選擇他想要交配的對象? 他有辦法對人開口說不?或者,開口對他的另外一半說他要。
透過一種關係。假如那些馬匹對於那些男人有著情感,假如他願意呢?
可以發展成人與馬的情誼,那麼人與動物的愛慾呢?

關於前陣子跑到人家的羊圈與羊做愛的男子我想,假如我是羊的主人我也會告他的。基於對我自己的羊的保護,我會者麼做的。

從美女闖天關發想 觸覺 視覺 空間的關係

04/14/2007
二d卡通為什麼相較於三d卡通來的虛擬?
三d卡通他能夠去處理那個質感,把質感的部份處理的像現實之中我們所經驗過ㄝ接觸過的質感ㄝ所以他們能夠感覺更接近真實
美女闖天關當中
卡通人物沒有辦法有實質上的處碰的感受
沒有辦法有嗅覺
他們可以文可以處碰卻沒有實際真實的人的感受
片中討論卡通女主角想要常識與真人做愛的感覺
卻一質倍禁止
做愛 高潮 與真人做愛高潮是不依樣的 甚至 卡通裡沒有描述卡通之間做愛的高潮
就如同他們在裡頭互相砍殺拳打腳踢完全沒有感覺 等於是沒有所謂的死亡與再生
二d卡通的動態在視覺上他是呈現比三d更接近的狀太
而三d則是呈現一種除了視覺之外還有的觸覺上的經驗 而顯得真實

三d卡通的物件與二d卡通的物件鑲做愛是否也沒有感覺

互相觸摸 接觸而有感覺是否需要兩個同直性的物質在一起才有辦法產生作用?
(感覺很像愛情,答案應該不是。)

感覺兩個處於同一個空間的動畫人物與真人他們其實就等同於處於不同空間的兩個真人。
而當他們真的能夠兩個都是卡通也才有辦法產生作用?

三d動畫脂所以能夠產生空間其實也跟他具有觸覺有關
空間與身體觸覺有著密切關係
假如鯊魚圖像是三d 而雙腳圖像是平面呢?
假如鯊魚是真的鯊魚而雙腳是真的人的雙腳?
他們之間感受的能力是什麼
大腦可以感受到雙腳採在地上的壓力嗎?

原本是漫畫變成卡通世界 平面變成虛擬的實境

美女闖天關 Cool World
布萊德比特主演
http://www.5music.com.tw/CDList-C.asp?cdno=425425759878
http://www.imdb.com/title/tt0104009/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ol_World

03/05/07展覽想法一

展覽目的; 這裡我從展覽目的開始著手寫。因為這個展覽的目的只要達成了,任何事情不管怎樣都算成功。我們展覽的目的,就是為了在我們相認的地方,我們成長的地方,我依戀的地方,在離開之前能夠舉辦這個具有紀念性的展覽。這樣一個目的,要達成非常容易,只要我們互相討論好主題,把各自的想法完成,作品呈現出來就大功告成。但是!為了達成這麼目的,用這樣的方法,實在太簡單、太一般。我們想到了一個更簡單的方式:既然我們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在我們認識的地方,成長的高雄,回憶的空間做一個紀念性的呈現,所以我們舉辦這個展覽,那麼,我的整個重點,就是在於「辦展覽」,只要這個展覽完成,目的達成。也就是說我們不需要任何作品,因為重點在於展覽而非作品。到底一個展覽他具備什麼樣的條件材叫做一個展覽?辦展覽到底最重要的是什麼?好,以前我曾經辦過一個叫做釋放愛的展覽,我從頭到尾提醒我的作者,重點在於一種釋放,在於你去實踐去做,形式維最後考量,重點不是做作品也不是玩形式,因為道後來,你所做的釋放,將形成作品本身的力量。那個釋放愛的展覽,是的,重點雖然在於釋放,但是釋放也就是展覽的作品內容;展覽的重點到最後還是在作品啊!現在,重點在於,展覽!

我的目的,就是要有這個展覽。當然,這並非我一開始的想法。

一開始很單純的,我為了那些原因,我為了要給彼此一個重要的事件,一個重要的回憶,我想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而這個事情就是要辦這展覽。我們商量了一毀,開始要著手去做自己的作品,彼此已經開始進行…但是,等一等…到底我們作品做出來了,展覽辦了,大家來看了,又如何?就因為已經要有這個展覽了,這到底是個怎樣的展覽?!照原來的方式,我們會得到的回應:
一, 這些作品真好,很有震撼力,這作者是誰啊?
二,鷗,這兩位作者是情侶鷗,為了愛情辦了這個展覽,好感人ㄝ…
三,鷗,顏維萱和柯合倍情侶黨聯展ㄝ,去看看他們搞了啥,挖,真刺激…
四,無聊,無病呻吟,你們的事情關我啥事?
除了以上四點,最遭也最有可能的就是:
五,天哪,這兩個人的作品怎麼都這麼爛啊…

所以,我們不求作品要做的怎樣給大家看,因為創作本來就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假如我們將要做的作品本來就不是為了要告訴大家什麼,那麼我們為何要將作品拿出來?(至少在這次的展覽這部份不是重點)這次,目的完全是要搞個展覽就對了!

但是,當然,要做這樣的一個展覽,難度我相信提高了很多。這必須花在觀念與想法上。第一個要解決的是,這個展覽場地畢竟是一個公開的場地,而且是一個辛苦經營的空間,我要如何去與展覽負責人溝通呢?

溝通在這個時代事件很重要的事情,也是最困難的事情。所以這個這麼困難的挑戰,我們不打算做了,退而求其次,我依然抓住這個想法,去辦這個展覽並且進行創作。那麼,你可能會疑問,既然你的作品已經不是重點了,你還要創作作品幹嘛?這就是我們要走的方向;空的空間一書中說到,「當一個人在另外一個人的注視之中穿過一個空間,他就構成表演。」那麼,在一個有檔期,有宣傳,有燈光有策展人有藝術家名字的展覽空間當中,在那個空間中的任何一件事、物都可以被當成(我現在在考慮要被稱作還是被當成)作品。所以,我的作品,應該說,檔期當中我做的東西,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如何看待他,我如何讓那個東西,符合或者達到我辦這個展覽的目的之外,能夠表達些什麼?無外呼,我要以這個蓊東西來強調我的重點在於展覽而不是作品本身。

吊詭的來了—要讓大家感受到這個想法與這個重點不在作品本身的事情,還是要回歸到這件作品(或者稱這個東西)因為唯獨這件作品他真的有他的力量有他的好,才能夠說服這整件事情他是成功的!(真的需要靠作品嘛?還得想想)

在這裡我就不談我將要做的東西的細節是什麼?但是整個概念很清楚,是為了要強調這是一個為了要辦展覽而辦得展;為了達到我們那微小私密又不甘大家的事情的目的(其實這個目的很重要的,是愛)不想要引用什麼龐雜的理論,因為理論是可以自己論出來的:不想要引用什麼知識範疇的東西,因為我沒有那個能力。只是,太多展覽,太多這樣子因為定了一個檔期,因為有這麼一個機會這麼一個空間而辦得展覽所展出的作品,也都是為了展覽而生,或者說,為了展覽而趕甚至拿出舊的作品。那麼,這樣子到底是為了什麼?創作不是為了要說些什麼?假如這次我們重點已經不是要以我們的作品來告訴大家或者表達什麼(比如說我們有多愛多愛啊之類的)那何必給大家看到那個做品呢?(而且其實真的根本不需要以作品來說明些什麼)

假如真的要說,這個展覽辦了是要宣告些什麼?那麼,就是為了要宣告以上這些想法!宣告對於現在許多創作以及展覽的樣太的不滿與質疑,宣告我們打從心底期許這個展覽他並不是流於一班的展覽,這,就是這次展覽最大的企圖。

回到最初,無論如何,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像每一通電話不都是為了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但是單單三個字是不夠的,所以我們有了那三個字之前以小時計算的談話。這樣不是更好嘛?